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故事 > 故事会 > 

寻童档案

时间:2018-07-27 16:4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 佚名

  楔子
  瘦弱的小乞丐蜷缩在昏暗的桥洞下,悄悄瞪大双眼,直直地看着隐在暗处的黑影。 那人隐在那里许久了,一直暗暗观察栖身桥洞的大小乞丐,目光中偶现探究和审视……会不会是来拯救他的天使? 小乞丐的双眼突然迸出耀眼的亮光。黑影似乎感觉到了小乞丐的期盼,突然挪动双脚,一步一步地向桥洞走来。 小乞丐紧张地屏住呼吸,终于盼到那双脚停在自己身前。 那人披着连帽披风,五官掩盖在帽子里,让人看不清楚容貌。 小乞丐下意识地张嘴求救,却只能发出难听的"啊啊"声,这才记起自己早被人贩子毒哑了嗓子,就连脸也变得面目全非。 小乞丐不愿妥协,挥动着双手冲身前的人比画,想说自己是一个被拐的孩子。 那人却轻描淡写地撇开头,将目光投向一脸警惕的乞丐头子,压低嗓音问道:"孩子要吗?男孩,三岁。"
  1.照片
  滨海市又有孩子不见了,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十一起走失案了。 柯媛是负责调查走失案的民警,她才刚刚来到办公室,同事就跑过来提醒她:"赵丽又来闹了!你要不要先躲一躲?" 同事口中的"赵丽"是一个可怜的母亲,她的儿子在月初被拐,之后她就天天来公安局闹。柯媛明白赵丽的心情,所以没有选择避而不见,而是直接去了接待室。赵丽却没像往日那般扑过来指责她,而是局促不安地坐在桌前,整个人甚至还在微微颤抖。 柯媛内心一颤,快步上前问道:"发生什么事了?" 赵丽颤抖着双手,将一张照片递给柯媛,哽咽着说道:"我儿子他、他……没有手了……" 五寸的彩色照片,上面有一个孩子一个大人,孩子痛苦地倒在地上,右手捂着少了一大截的左手,鲜血顺着孩子的指缝往下滴,落在地上那截刺目的残肢上。孩子的面前站着一个手提菜刀的男人,刀刃上沾满鲜血,彰显他刽子手的身份。 **!他们怎么可以如此残忍地对待一个孩子! 柯媛双手紧握,强令自己冷静下来分析这张照片——这是一张像素模糊却十分血腥的照片,男人的脸被人刻意抠掉了,孩子的五官也并不是特别清晰。 柯媛问道:"照片哪儿来的?你怎么确定是你儿子?" "照片是在我家信箱里发现的!孩子的身形、发型,还有身上穿的衣服,都和我儿子走失那天一模一样,不是我儿子是谁?"赵丽尖着嗓子冲柯媛吼叫道。 柯媛顾不上安抚赵丽,立刻招呼同事一起行动,很快就找到一段和照片相关的重要视频! 视频拍摄到一个民工模样的男人在凌晨时分,神色可疑地出现在赵丽家附近,在信箱前面停留了一会儿,便匆匆离去。 柯媛很快就查到民工的身份——外来务工人员李大军! 柯媛赶到李大军所在工地时,正好看到他避开身边的人,从一条杂草丛生的小道离开。她见他形迹可疑,便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。 走了一段后,柯媛隐约听到不远处似乎有小女孩呼救的声音。再仔细一听,又听不到任何声音了,她心想大概是连日为走失案奔波,累得出现了幻觉。 她揉了揉眉心继续前行,最终来到一栋烂尾楼前,一走近就看到李大军趴在一摊鲜血里! 李大军死了,死时手里握着一个象征赎罪的十字架。
  2.畏罪自杀
  李大军身上没有发现其他伤痕,法医初步推断为自杀。 柯媛为了查清李大军有没有自杀动机,来到了他的住处。 她才刚刚进屋,就有个工人神秘兮兮地把她拉到一旁:"警察同志,李大军身上有秘密!" "什么秘密?" "有一次他喝多了耍酒疯,拼命甩自己耳光,还一个劲儿地说‘我有罪,我对不起孩子’!还有一次我听到他屋里有小孩的哭声,可那小子是个老光棍,老婆都没有,更别提孩子了!我……"他将声音压了压,"我怀疑他偷孩子卖钱!" "有没有证据?"柯媛问道。 那人搓了搓手,说:"我哪有证据?但我也不是随便怀疑好人,李大军那小子有前科——他以前偷工地的钢筋去卖,被抓进局子里关了好几天呢!" 柯媛将他提供的线索记下来,随后去检查李大军的房间,很快发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——在屋子最不起眼的地方,黄土有新翻的痕迹。 她将黄土重新挖开,发现里面竟埋着孩子的衣服、玩具和一张照片。那是一个小女孩的照片,年纪大约五六岁。 柯媛将照片翻过来,发现背面歪歪扭扭地写满"对不起"三个字。难道李大军真的是人贩子? 这时,一个女建筑工人匆忙跑了进来,一把抓住柯媛的手,说:"大军他绝不可能自杀!" "你怎么肯定他不会自杀?"柯媛不动声色地打量她。 "因为大军很爱我,他为了我甚至……"女工人话说到一半突然打住,顿了顿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,"我叫小梅,一直偷偷和大军谈恋爱。我和大军感情很好,连领结婚证的日子都定好了,就是他死的那一天!所以他不可能自杀!" 柯媛的神色渐渐凝重起来,刚想继续盘问小梅,赵丽突然冲了进来,一看到地上那堆儿童物品,立刻扑上前翻找。 陪赵丽一同前来的是柯媛的同事崔兰,她向柯媛解释道:"有个车主的行车记录仪拍到了李大军抱着一个孩子……" 崔兰说视频里李大军抱着的孩子虽然看不到脸,但胸前挂着的长命锁和赵丽儿子的一模一样,赵丽就认定是李大军拐走了她的儿子,非要来李大军住处找线索。 "她现在情绪很激动,我怕她出事,就跟过来了。"崔兰看着赵丽,仿佛看到四年前的自己,神色一片苦涩。 赵丽认为一直找不到儿子是因为警察无能,痛恨所有警察,但唯独对崔兰和颜悦色,原因是崔兰和她一样,也丢了儿子。 柯媛刚想安慰崔兰几句,却听到赵丽突然尖叫起来:"我儿子的长命锁!是他!照片上的无脸男就是他!他一定是害怕东窗事发会坐牢才畏罪自杀的!" 难道李大军真的是承受不住内心的压力,所以才自杀?柯媛脑海里刚刚闪过这个推测,同事那头又取得一个突破——他们找到了赵丽儿子走失时抱在怀里的玩具汽车,从上面提取到一枚陌生指纹! 那枚指纹和李大军的指纹进行对比后,得出"指纹匹配"的结果。这一结果加上之前的种种证据,足以确定李大军就是拐走赵丽儿子的人。 但李大军已经死了,线索到这里也就断了,被拐的孩子依旧下落不明。柯媛不愿放弃,转而从无脸男下手,拿着照片去了鉴定科,却发现气氛有些不对。 崔兰小声解释道:"新来的同事负责电脑资料定期整理的工作,整好后核对时发现李大军的指纹被误删了,这可是局里近期最大的案子,我们头儿非常生气!还好李大军的指纹随时可以提取填补上……对了,我帮忙善后重新整理资料时,发现小梅也有案底——她曾因‘买卖亲妹’被判刑!" 柯媛大吃一惊,下意识地联想到"买卖儿童",再仔细一回想小梅当日的言行,果然找出一些细微的疑点,才刚想再去调查小梅,就碰到她浑身是血地前来报案:"柯警官,求求你救救我!我什么都告诉你,包括大军偷偷做的那些事!"
  3.弃儿
  小梅告诉柯媛,李大军在老家有一个女儿,是前妻留下的。他为了省钱,经常会捡一些衣服和玩具给女儿。 "那孩子现在在哪里?"柯媛问道。 "孩子……"小梅突然变得局促不安,"孩子被大军丢掉了。" 原来,李大军的女儿不久前被查出绝症。他无力负担医药费,又担心带着一个累赘,小梅会改变主意不和他结婚,就把孩子从老家带来滨海市,遗弃在偏远的郊区。 柯媛冷冷地看着小梅:"你知道李大军要遗弃孩子,却没有阻止?" "我、我们家就是因为养不起孩子,我爹妈才让我把亲妹卖人。我也没让大军丢了那孩子,我只是和他说要重新考虑……"小梅的声音越说越小。 柯媛将那张背面写满"对不起"的照片拿出来,问道:"这就是被李大军遗弃的孩子?" 见小梅点头,柯媛又把行车记录仪拍摄到的视频打开给她辨认:"这段视频里李大军抱着的孩子是他女儿?" 虽然李大军怀里的孩子戴着帽子,看不到五官,但小梅还是指着视频上孩子的左手,肯定地说道:"是大军的闺女没错!那孩子左手有六个手指头。" 柯媛仔细一看,果然如此。她接着询问长命锁,得到的答案果然是锁是捡回来的。 小梅像是为了赎罪般,一股脑儿把知道的事全说出来:"大军换乘了好几趟车去到很远的郊区,以为不会遇到人,没想到却撞见一伙人聚在一起虐童,还无意中拍下那张照片——就是送去赵丽家的那张虐童照片。" 原来李大军遗弃女儿后内心一直被负罪感折磨,但他渴望和小梅组建家庭,所以即使愧疚也从没想过把女儿找回来,而是选择把无意中拍到的照片抠掉人脸,作为线索寄给赵丽。他希望能够帮赵丽找回孩子,以此来减轻内心的负罪感。 "我今天被人捅了刀子,肯定是那伙人想杀我灭口!大军肯定也是被他们杀的!"小梅说完拿出手机,将那张照片的原图找出来给柯媛。 有了原图,就知道了疑犯的样貌。柯媛寻找疑犯的同时查证了小梅的话,洗清了李大军的嫌疑,证明他没有自杀倾向。那究竟是谁杀了李大军呢?又是谁一步步布局,让李大军差点儿成为替罪羊? 案子未破,又有孩子接二连三地走失,赵丽也变本加厉地来公安局闹,这回她连崔兰也不待见了——因为崔兰刚刚找回走失多年的儿子! 这对寻子多年的崔兰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,但在赵丽眼里,崔兰却不再是同病相怜的母亲了,她对崔兰产生了一种扭曲的妒意——凭什么崔兰可以找回已经走失四年的儿子,她的儿子走失还不到一个月,却找不回来? 原来不是警方无能,而是警方只对自己人的事尽心!
  4.真相
  海湾儿童公园是山海市最大的儿童公园,随处可见嬉闹玩耍的孩童和贩卖各种儿童玩具的商贩。 家长们懒洋洋地聚在一起,或低头刷手机,或心情愉悦地聊着八卦,目光并未紧紧追随自己的孩子,只在想起时抬头看上一眼。 突然,一阵喧哗声引起了家长们的注意…… 一个微胖的女人被一圈人围住,她怀里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,激动地喃喃自语:"小亮,我的小亮……妈妈终于找到你了!" 一个高瘦的女人一把拉开胖女人的手,将孩子抢过来护在怀里,并尖声指责道:"你抱着我儿子干什么?" "那是我的儿子啊!那是我的小亮,你把小亮还给我……"胖女人可怜巴巴地朝孩子伸出双手。 瘦女人重重地将面前的手拍开,不客气地大骂胖女人:"你有病啊!这明明是我儿子!你自己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!" 胖女人怔怔地看着孩子,片刻后双手无力地垂下:"那我的儿子呢?我的儿子在哪里?"说到最后眼泪竟止不住地往下流。 围观的人渐渐有了猜测,有人一脸同情地说道:"这女的大概是儿子不见了,找儿子找疯了。" "是啊,要是我的宝贝不见了,我也会疯掉!" "原来是这样啊!我刚刚还以为她是人贩子呢!" 胖女人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中慢慢起身,一脸麻木地迈动双脚,像复读机一样重复道: "我的儿子在哪里?在哪里……" "啪啪啪!"一直隐在暗处的柯媛缓缓走出,替胖女人的演技喝彩,并对众人说道:"她真的是人贩子,刚刚差一点儿就拐走这个孩子!" 胖女人看到柯媛后一脸震惊地问:"你是怎么怀疑到我身上的?" "是指纹。李大军的指纹不是被新警员误删,而是被你删除的。"柯媛缓缓说道。 当柯媛证实李大军是被嫁祸的后,之前的许多事就有了破绽:凶手嫁祸李大军,利用埋在他住处的长命锁就足够了,没必要再制造新的物证,这让玩具汽车上的指纹变得既多余又可疑。 更"凑巧"的是,玩具汽车上才刚刚提取出指纹,就发生了新警员误删李大军指纹一事。 这两点都和指纹有关,柯媛就向上头申请查看存放在保险柜的原始档案,再把两个指纹进行对比,发现结果竟然完全一致! 同一个人的手指印出来的指纹,因为用力的不同,手指接触物体位置、材质的不同而有所区别,理论上说是不存在完全一致的指纹。 也就是说,有人从鉴定科电脑里复制了李大军的指纹,再印到玩具汽车上,最后拿这个伪造的指纹和从李大军手指提取的指纹做对比,得到"指纹相匹配"的结果,成功地蒙蔽了大家! "而能够不引人注意地复制和删除指纹的人,只有负责保管和鉴定这起案子证物的人——你!"柯媛看着崔兰,一字一句地说道,"你大概也没料到自己会在玩具汽车上留下指纹,为了补救,你只能掉包指纹!" 事已至此,崔兰知道自己再狡辩也无用,主动向柯媛坦白了一切。原来她为了找儿子,竟走上"以拐寻拐"的歧途。 她早在两年前就放弃四处奔走寻找儿子这条路,开始四处拐骗孩子,再想方设法地卖孩子,慢慢地融入人贩子集团内部,再一点一点地查到儿子的去向,最终找回了儿子。 "虐童照片上那个提着菜刀的男人叫吴良,是山海市最大的人贩子头目之一,我拐的孩子都是送到他手上,他有时会把孩子转卖,有时会把孩子弄残用来替他乞讨赚钱。"崔兰主动解开照片上的谜团。 "李大军也是你杀的吧?你利用他遗弃女儿的秘密诱杀了他!"柯媛事后再回想当时追踪李大军时听到的小女孩呼救声,推断出那是崔兰诱杀李大军的圈套。 "那种连自己亲生骨肉都遗弃的人渣,难道不该死吗?" 原来李大军遗弃女儿时,正好被送孩子去给吴良的崔兰撞见,她苦寻儿子不得,李大军竟然把女儿遗弃……这让她萌生了杀死李大军当替罪羊的念头。 只有让警察把李大军当成元凶,不再继续往下查孩童走失案,她才能有足够的时间继续找儿子。 "小柯,我在家里藏了一个小本子,上面记录了所有被我拐卖的孩子,"崔兰望向柯媛的目光露出丝丝祈求,"我只求你不要把真相告诉我儿子小亮。" "晚了,你儿子已经知道真相了!"赵丽突然出现在崔兰面前。 柯媛对赵丽的到来十分意外:"你怎么会来这里?" "我是跟着她儿子来的!"赵丽指着崔兰说道。 原来崔兰找回儿子小亮后,赵丽虽然对她冷嘲热讽,但还是因此看到了一丝找回儿子的希望。 她不想求崔兰,于是悄悄地去找小亮,想向他打探一下人贩子的内部情况,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打听到儿子的下落。谁承想才到崔兰家门口,就看到小亮精神恍惚地抱着一个小本子出门,一路来到海湾儿童公园,爬到最高的瞭望塔上,纵身跳了下来。 赵丽跟踪小亮到瞭望塔下就没有上去了,正好看到那本随着小亮一起坠地的账本……那一刻,她知道了崔兰的真面目。 她愤怒地想要去公安局揭穿崔兰的真面目,却意外看到崔兰装疯卖傻地拐孩子。 "你大概不知道你儿子看得懂你的账本吧?他这些年一直在人贩子手下讨饭吃,经常看到他们用特殊的暗号‘记账’,明白那些符号代表的意思,他没想到他会在自己妈妈的抽屉里找到同样的账本……" "他接受不了,从那里跳下去了!"赵丽幸灾乐祸地指了指瞭望塔,看着崔兰脸色巨变。她感觉到了报复的快感,"你的账本你儿子跳下去时抱在怀里呢,他这是想用自己的死来举报妈妈的恶行!" 崔兰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,几乎昏倒! 她的儿子七岁被拐走,这四年里在几个恶人手上苟且辗转,他的脸被刺出丑陋的伤疤,嗓子被毒哑了。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他,好不容易才把他的嗓子治好,让他重新开口说话。 她为了让他过上更好的生活,不惜继续拐孩子换钱……可她还没能给他带来更好的生活,他就因她而死了!他死了,死在四年前她不慎将他遗失的地方……崔兰突然仰头长笑,一直笑到泪流满面:"报应!这是老天给我的报应!我以为我找到捷径,没想到却是绝路!" 她说完,突然朝瞭望塔狂奔,一路来到儿子跳下的地方,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跳…… 让柯媛没想到的是,小亮并没有跳塔自杀,他只是拿着账本准备报警,却碰上了赵丽。赵丽带着小亮去警局报了警,又痛恨崔兰的恶行,于是编造了小亮自杀的谎言,最终却导致了崔兰的自杀。柯媛通过崔兰的账本,顺藤摸瓜地解救出一些被拐卖的孩子,并将吴良等人贩子一网打尽。但遗憾的是,赵丽的儿子却始终没有找到。
  5.尾声
  幽暗长巷回荡着沉重的脚步声,赵丽踩着忽明忽暗的灯光,一步步地朝长巷深处走去,最终敲开一扇漆黑的木门:"要孩子吗?男孩,两岁。" 见对方点头,她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——从崔兰账本上记下来的信息果然有用! 她只要顺着崔兰的路走下去,很快就能找到儿子了! 赵丽直到此刻,都不后悔学崔兰以拐寻拐,也没意识到自己走上的,也是一条绝路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ycyngk.cn/gushihui/134757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