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故事 > 故事会 > 

我的供述是假的

时间:2018-07-27 16:4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 佚名

  龙浩从省公安厅退休后,回到了老家林阴市生活。这天,林阴市公安局刑警队长谢标突然来拜访他,说有个案子想请他帮忙。谢标说,三个多月前的一天深夜,下着倾盆大雨,全城停电,他接到一个男人的报警,说自己的妻子被人勒死在了床上。谢标领着刑警队一行人打着手电筒到达现场时,男人正坐在客厅抽烟,茶几上点着一根蜡烛。女主人死在了卧室的床上,脖子上勒着一条红色的领带。男主人说他叫刘钢,他妻子叫金银花。半个小时前,他从外面回到家里,就看到妻子的惨状。他对妻子实施了一番紧急抢救,但已无力回天,只好打了报警电话。现场经过勘查后,谢标问:"勒死你妻子的那条领带是你的吗?"刘钢说:"是我的,我有十来条领带,都放在卧室的衣柜里。这条领带应该是凶手翻出来行凶的。我妻子大概是什么时候死的?"谢标说:"初步断定是两个小时以前,具体时间要对尸体进行解剖才能知道。两个小时以前你在哪里?"刘钢说:"两个小时前我和我的情人石瑶在一起,是在来宾县的阳光小区505室,所以我没有杀害我妻子的时间!"接着,他说了石瑶的电话。谢标打过去后,发现竟然是来宾县公安局的刑警队长接的,对方说,石瑶已经死了,他们正在现场调查。他们在现场发现,石瑶是被人在床上勒死的。谢标瞪了刘钢一眼,说:"你的情人已经死了!"刘钢却并不惊讶:"我知道,因为,她就是我杀的。"刘钢的话让屋里所有的警察都大跌眼镜,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杀害妻子,而说出了杀害情人的话,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?很快,刘钢被带到刑警队进行审讯,他招认了杀害石瑶的时间和细节。通过和来宾县刑警队联系,这些情况基本符合。可就在谢标决定报请检察院对刘钢实施正式逮捕时,刘钢却翻供了。那天,他一脸严肃地对谢标说:"谢队长,其实我的供述是假的。我没有杀害石瑶,我是杀害了我的妻子。我和石瑶只是玩玩的关系,我没有杀人动机。我妻子结婚十年却没有给我生个孩子,我早就烦她了,早就有了除掉她的想法……"谢标想了一下,说:"勒死石瑶的那条领带是你的,你怎么解释?"刘钢说:"我有很多条领带,石瑶家里我就放了几条。石瑶是个放荡的女人,她除了和我来往之外,还和其他男人保持联系。肯定是别的男人从衣柜里拿了我的领带勒死了她……"谢标问:"可你之前为什么要承认石瑶是你杀死的?"刘钢说:"我一心想逃避杀害我妻子的嫌疑,所以才说了谎。说了第一个谎话之后,为了与这个谎话不相矛盾,所以就不停地说谎。杀害石瑶的,不是我。因为石瑶在被杀的时候,我正在自己家里杀害我的妻子呀!"听到这里,龙浩问:"给这个叫刘钢的男人做过精神鉴定吗?"谢标接话道:"做过,我带他去的,没有任何精神病史。"龙浩又问:"之后的审汛,他是不是时常翻供?"谢标点点头,说:"对,审讯一到紧要关头,他就反复翻供。"龙浩问:"杀死两个人的物证除了两条领带是他的,还有其他的吗?"谢标说:"勒死他妻子和情人的领带都是他的,但这不能说明什么,领带上没有他的指纹。在金银花和石瑶卧室的衣柜里确实还有好几条领带,都是他的。在石瑶的卧室里,来宾县刑警队没有发现任何指纹和脚印的痕迹。那天晚上下着倾盆大雨,雷电交加,全城停电,路上的摄像头都停止了工作,因此我们查不到他的小车出入来宾县的确切记录。
  龙浩再问:"没有证人能证明那天晚上他的活动?"谢标摇摇头,说:"至今没找到。主要是那天晚上全城停电,黑黢黢的,又下着大雨,路上根本没人。"下午,龙浩来到了刑警队,他决定见见刘钢。他和谢标走进审讯室,此时嫌疑人刘钢已经被两个警察押了进来,坐在对面的椅子上。像之前一样,刘钢又翻供了:"谢队长,我妻子不是我杀死的,那个时间我正在来宾县杀石瑶。那天晚上在她的卧室里,她提出要跟我分手,说她早就有了其他男人。我一怒之下便用领带把她勒死了,然后用她家的座机给来宾县公安局打了报警电话,接着开车回了林阴市。两小时后,我回到家里,就看到我妻子死在卧室里……"谢标说:"你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会去证实的,你到底杀了谁,我们也会很快搞清楚的。"刘钢说:"我真的没有杀害我妻子,请求你们还我清白。"从审讯室出来,谢标对龙浩说:"看,这回又翻供了。上回说他妻子是他杀死的,这回又不是了。感觉每次他都在编,不停地编。有时候漏洞百出,但只要我们指出,他马上又能自圆其说。"
  龙浩说:"我看这个人脸色不好,好像身体隐藏着什么大病,明天你们带他到医院去检查一下。"第二天,谢标和两个警察带着刘钢走进了市医院。几天后,诊断结果出来了:刘钢是个肝癌晚期患者,而且癌细胞已经扩散,活不了几天了。经上级领导批准,林阴市公安局把刘钢送进了医院肿瘤科,派了两个警察日夜守护。当然住院治疗费都是刘钢自己出。龙浩这几天也没闲着,他一直在梳理着这个案子。他请谢标领着自己去看了金银花的卧室,没有看出什么异常,然后又和谢标来到来宾县,通过该县的刑警队长来到石瑶家里。当他走进石瑶卧室时,里面是一张很大的双人床。刑警队长掀开床罩,说:"这是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的,我们检查过了,没有问题。"龙浩忽然有所触动,他紧紧地盯着这两张单人床,若有所思。当谢标告诉他,刘钢是个肝癌晚期患者,活不了几天时,他脑子里立马有了答案。回到林阴市的当天,龙浩和谢标走进了刘钢的病房,原本以为他会病殃殃地躺在床上,没想到他精神很好地半靠在床头。医生过来轻轻对谢标说:"请你们尽量缩短谈话时间,病人情况很不好,他只是一时的回光返照。"说完,医生和护士就走了出去。那个守护刘钢的警察把门带上,坐到了门口。谢标问:"好点了吗?"刘钢笑着说:"好不了了,等着下地狱呢!"龙浩在床前的一张椅子上坐下,说:"我来说说你的事吧!其实你的妻子和情人都是你杀死的,地点就是在你情人的卧室里。你杀死她们两人后,把你妻子的尸体放到你的小车里,然后从来宾县驰往林阴市,当然临走之前你抹掉了房里所有的痕迹。回到家后,你把你妻子的尸体放到卧室里,再向林阴市公安局打了报警电话。你把在一张床上发生的事,故意说成了两张床,由此误导警察。"刘钢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望着龙浩。龙浩继续说:"我也是从石瑶的卧室里得到启发的,想必你也是从那两张并在一起的床得到启发的吧!你一会儿向警察承认自己杀了妻子,一会儿又承认自己杀了情人,我开始一直很纳闷,直到谢标告诉我你的诊断结果,我才恍然大悟。其实这一切都是你在拖延时间,你知道自己活不长了,横竖都是死,所以你翻来覆去地戏弄警察,直到拖到今天进入死亡倒计时。正好那天晚上全城停电,又下着大雨,找不到目击证人,所以警察始终查不到你的行踪,让你钻了空子。"刘钢笑了,点了点头,表示认可。龙浩说:"你的情人跟你的妻子应该认识,或者就是她的姐妹。那天晚上,你们三人在一起,凭你三个月前的身体状况,你完全可以把她们两个分别勒死,当然现在不行了。"刘钢问:"你是谁?"龙浩笑了,说:"我是谁不重要,我只想问问你,我分析得对吗?"刘钢再次点点头,说:"没错,就是石瑶卧室里那两张单人床给了我启发。我本以为把一张床上发生的事说成是两张床上发生的事,警察永远也破不了这个案子,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。我妻子金银花和石瑶是很好的姐妹,她们俩都爱我。我想如果她俩知道我会因癌症而死的话,她俩肯定会比我更悲伤,干脆把她俩也一起带走吧!就是在那个雨夜,我将这一想法付诸行动了,把她俩在石瑶的卧室里分别勒死了。"说到这里,刘钢闭上了眼睛,一行泪水顺着面颊流了下来。龙浩他们呆住了,他们怎么都没想到,这个男人杀死妻子和情人的动机居然是因为"爱",如果爱到了极致也会杀人,那这是不是孽爱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ycyngk.cn/gushihui/134754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